当前位置:首页 > 廉政教育 > 评论观点 > 正文

“绰号”背后的问题须重视

发布时间:2020-10-15 08:11:00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分享

10月12日,中国检察网公布了内蒙古赤峰学院原纪委书记曹熙的起诉书,该案已于今年7月9日开庭审理、9月10日公开宣判。起诉书显示并经审理查明,在曹熙近1025万元的贿款中,价值不菲的鸡血石、巴林石占了大部分,共计27笔80余块,价值总计近800万元。因对鸡血石、巴林石的喜爱简直到了疯狂的程度,曹熙被称“石叔”。

  领导干部的“绰号”,往往体现着他们的政绩观如何、作风表现如何、群众观念如何,也反映着他们在群众心中的地位、老百姓对他们的态度以及当地的社情民意。对于党员领导干部自身,多听听百姓给自己起的绰号,就可闻者足戒,有则改之、无则加勉。

  落马官员的“绰号”大多表达了群众对违纪违法腐败分子的深恶痛绝之心。比如,内蒙古自治区国防科工办原主任、经信委原副主任文民,对外谎称无房、靠租房度日,实际上却在北京、海南、珠海、青岛、威海、包头、呼和浩特及澳大利亚等地坐拥36套房产,被人们称为“房叔”。又比如,浙江省宁波市原副市长苏利冕,穿衣讲名牌、吃喝讲排场,尤其对拉菲红酒情有独钟,不仅家中藏酒数百瓶,更自称“一口就能尝出年份”,当地干部群众给他起了个绰号“拉菲苏”。还比如,江西省峡江县原县委书记宋铜受贿1600多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,其中购壶款就达1200余万元,被纪检监察部门查获的紫砂壶有两三百把,他因此被称为“壶哥”。

  对那些廉洁奉公、尽职尽责的领导干部,群众也会取绰号,以表达自己的尊重、敬佩之情。如,浙江省嘉兴市原市委常委、市纪委书记、市监委主任陈刚,在浙江省纪委工作时,就有个绰号叫“小钢炮”,说话直接,遇到工作上的问题,别人可能会想着缩一缩,他却敢于直说。又如,河南省叶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孙红伟,当事人称他“孙青天”,群众叫他“及时雨”,同事、亲人和朋友叫他“孙二蛋”(“二蛋”方言是犟、不会变通之意),在当地他的绰号“比他的名字还响亮”。

  “绰号”见“民心”。对于党员干部的“绰号”,不能一笑而过等闲视之。正面绰号,可以作为识别一个领导干部是否能坚持以人民为中心、对群众有真感情、为老百姓办实事的参考。而当领导干部尚在任上就负面绰号加身,并在一定范围内公开半公开传播时,党组织、纪检监察机关一定要“瞪大眼睛”,在日常管理监督上对他们多加关注,有针对性地强化监督执纪问责,仔细深挖背后是不是存在违规违纪违法的作风和腐败问题。


(编辑:郝志国)


扫一扫,关注清廉张掖公众号